bet36
乡土文化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乡土文化

康里长河
来源:宁德市侨联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5-30 12:05:00
没有河的康里,格外在意水,刻意显示河的存在。每年端午举办赛龙舟是在意的表现之一。一个位于高山半坡上的小山村,一个连一条小沟渠都没有的村庄,却偏偏每年举行龙舟赛,一赛三百多年。当然,他们只能划经改造过的“旱地龙舟”。龙舟形态与传统龙舟无异,康里村民创造性地给龙舟底部安了四个滑轮,人骑其上,用木棍代替船桨在地上后撑,推动龙舟前行,无浪而有汗,不知是否与浪中荡舟有同样的感觉?

不择水肇村、无水赛龙舟、村偏而民不弃、地瘠而世代坚守,斯村斯民,坚守与颠覆无处不在。

这一带有两个流传甚广的古段子。一个是说,村民在田里劳作,竹筐不小心跌落,即顺坡翻滚而下,主人并不去捡拾,因为回去再编织一个,比下到谷底捡起更省时省力。另一个故事说的是,有位新女婿来丈人家帮插秧,熬到夕阳落山,腰酸背痛,总算把所有田都插上秧苗了,新女婿捡起斗笠准备回家,发现斗笠下还有一丘田!戴上斗笠插完这丘,拎起蓑衣准备回家,天哪,蓑衣下还遮盖着整整两丘田呢。人们常用这两个故事来调侃山野村庄山高坡陡,田瘠地贫,也就是不好“做吃”。

我原来一直以为这是两个夸张的段子,据康里人讲,这是两个真实的故事,故事的出处便是康里村。到实地走走,发现故事所述近乎写实。的确,康里没有任何好“做吃”的地利:区位方面,离城关远;交通方面,不在公路沿线;土地方面,地无三尺平;产业方面,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支柱产业。如此村庄,却能凝聚人心,而且相对繁荣,靠什么?为什么?官方已从党的政策、 “两委”班子凝聚力等方面进行了探究、论证。我辈闲云野鹤,不妨挖挖巷语村言,再就着工夫茶海阔天空,算是野史吧。
康里村历史悠久。唐时就有艾、黄、陈、彭、崔等姓氏居住,宋时又有郑、杨、吴、黄等姓迁入。方言中, “郑”与“顶”同音,这一带忌惮与郑姓同居一村,怕受不了他们“顶”,这完全可以看成是无稽之谈,一笑置之。然而如今的康里,其它各姓的确都不见了踪影,只有郑姓,如长在鸡髻峰石缝里的苍松,巍然不动,繁衍生息。康里郑姓颇为此自豪,写诗曰: “乱松荫里慧兰业,三百余家一姓通”。
宋朝末年,康里便是“长安里”的驻地。旧时的行政区划变动频繁,宋时,乡村基本上是县下设乡,乡下设里,里下设都,都下设保。当时,康里所在的县 — —古田县的疆域不小于今天的宁德全市,而“保”就是相当于现在的村,由此可知, “里”也是一个相当大的行政区域,不小于现在的乡。民国三年,屏南划六个区,康里为东一区公署所在地;后撤区设乡镇,在康里设镇公署。之后行政区划多次变迁,康里一直是乡镇级政府所在地,直至1956年。
康里文化底蕴深厚,村里至今仍保留着许多昔日繁华的印记。比如现存的10多座明清古民居,高墙大院,装饰精美。规模堪称宏大的古书院,远近难匹。书院创立于清康熙初年,原称髻山书院、翠峰书院,由三座相连相通的民居组成,现学堂、装米楼、山长宿舍、士子卧室、仓库等设施仍一应俱全。鉴湖边有清代连体房,先有一家所建10座房屋构成,后又有一家一口气建6座相连,16座连体大房倒映湖中,蔚为壮观。此外,走在村中,不时可见的古旗杆、碑刻、牌匾,以及彩塑墙饰、石雕木刻等,无不诉说曾经的辉煌。
无水不生物,无河不成村。河流是人类栖居的根脉,这是人类千万年的生活描述,经验总结,或说哲学概括。那么,康里的河在哪,水在哪,以滋养她生生不息?
掘地汲水,是为河之源;聚废成沟,汇沟成湖,是为河之流;崖壁凿田,旱地行舟,是为河之魂。是故,康里有河,很长很幽远。康里长河,在康里的曲弄窄巷里,在康里人的血液里流淌,奔流不息!( 唐戈)